段山作

宿鸟,鸣虫

她一生病整个人就变得烦躁起来。

她如一只晴日下的小虎,在接近猎物时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

她试图挽住谁的手,却被对方忽视。

她尽力跟上她的步伐,对方却不愿有一丝等待。

她,分明一个人形高冷立牌,在她面前却尽显稚嫩,毫不掩饰地咧着嘴。

她远远地就能从人群中分辨出那个温暖岁月的存在,她向她挥手,她终于肯回以微笑。

她唱着关于她的歌,不由得想起谁曾经在她耳畔说些曾经的情话。

她辜负了许多人的等待,还好,她现在也终于被人辜负了等待。

她从来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她却相信自卑的自己只能通过吵闹的性格,遮盖住毫不起眼的自尊心。

她一口气喝下咖啡杯里的感冒冲剂,略微甜腻的感觉促使她又灌入几口水。

她将剩余的水倒进水池,仔细清洗了几遍杯子。

她,不洗手嫌手脏,洗完手嫌水脏。

磕。

2017.03.10

春天啊,
是在楼道里远远望见
你走来
我止住步伐却见
你清澈的双眼
笑弯成了月牙儿

春天啊,
是放下画笔欲图休息
却隔着门板玻璃
看见你
你也隔着玻璃
发现了我

最近过得还好吗

2017.06.28

窗边传来汽车的味道
真的有车停在那里

分享一首喜欢的诗呀

抓一把灰烬,每一撮灰里有我的绝望
每一滴泪里有你的背影
雾起时,你步向茫茫,我步向茫茫
相思如光年般细长。再回头
再回头啊是瀚海,是化石,是蒙蒙的白瘴

作者是余光中